德國天才少年自殺:一種迷失自我的“成功”


    恩諾教育:

    先成人后成才,是教育的規律。

    如若本末倒置,終將誤入歧途,越努力越無力,越成功越迷失。

    為了優秀而優秀的孩子很難幸福;為了幸福而幸福的孩子也很難優秀。

    只有那些認同自我、超越自己去實踐自我價值的孩子,才有可能成為真正幸福的人。

pexels-photo-1134062.jpg

    01、黑塞的諾貝爾獎作品《在輪下》寫的是一個關于神童的教育故事,這個故事發生在100年前的德國,但對當今中國的教育現狀很有借鑒意義。

    正如蒙臺梭利在《童年的秘密》中所說:兒童的生理和心理發展過程中,成人始終像“一個擁有驚人力量的巨人站在邊上,等待著猛撲過去并把它壓垮”.

    《在輪下》:

    漢斯本來是一個聰明活潑的農村孩子,特別渴望親近大自然,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去小河邊釣魚。

    但是由于從小成績優異,受到校長和老師們的青睞,被選拔出來去參加“州試”.

    這個考試是每年國家對優秀人才的掐尖兒,被稱為“年度大犧牲”,是農家子弟想要出人頭地的一條捷徑,當然競爭也是極其激烈。

    全村人都料定漢斯“腦筋過人、與眾不同、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”.于是,他自己也開始自命不凡,覺得自己和同學們比起來:“自己無疑是優秀的,是和他們不同的,過不了多久,自己就能超越他們,洋洋得意地站在他們上方俯視他們,他充滿了幸福感?!?/span>

    漢斯的成就感是建立在競爭、碾壓別人的基礎之上,而缺乏對自身的認同感,所以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他的悲劇。

    努力的結果是漢斯終于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神學校,本來以為可以放松了,沒想到等待他的是更加嚴苛的管制。

    神學校校長找漢斯談話時,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千萬別松勁??!要不然會掉到車輪下面去的?!?/span>

    在神學校,漢斯遇到了一位特立獨行的同學赫爾曼,他同樣天資聰穎,出類拔萃,卻與漢斯性格截然不同。

    他小小年紀,時常語出驚人,面對漢斯每天苦行僧式的刻苦用功,他很鄙視:“像是別人每天花錢雇你用功似的,其實你是不喜歡用功的,只不過是害怕老師和你父親罷了,就算得了第一名或第二名,又能怎么樣呢?雖然我是第二十名,但并不表示我就比你們笨?!?/span>

    小小年紀的赫爾曼對自己的價值有著深刻的認知,已經做到了莊子所說的“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,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”的境界,他不會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世俗的名利和別人的評價之上,所以他充滿自信,活得自由瀟灑。

    面對神學院對孩子天性的壓制和束縛,自由浪漫的赫爾曼選擇了逃跑,他像一個自由的精靈,靈巧、不留痕跡地逃脫了桎梏。

    一向聽話順從的漢斯,內心的天性在赫爾曼的引導下釋放出來,自我意識萌發,他也想取悅自我、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,但是長期的順從讓他更在意父親、校長的看法,于是繼續留下來與嚴苛的制度和繁重的學業作斗爭。

    但是很顯然,他已經心不在焉了,最后終于退學。

pexels-photo-236149.jpg

    對于從小就被視為“鄰居家的孩子”、神一樣存在的漢斯而言,退學無異于奇恥大辱,漢斯在鐵匠鋪找了一份工作,成了典型的失敗者。

    這時候,愛情上的小挫折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一天晚上,漢斯喝了個酩酊大醉之后,投河自盡。

    校長一語成讖,漢斯最終“掉到車輪下面”去了。

    02、在這里,小編并不想討論關于應試教育的爭議,只想說說在教育的過程中,大人的引導,對孩子自我意識萌發所起到的關鍵性作用。

    漢斯之所以形成了這種建立在競爭、與別人比較的自我認同感,與他那虛榮心極強、自身又極平庸的父親有很大關系。

    父親為了讓他贏得這場考試,禁止兒子玩小兔子、釣魚,幾乎取消了他的一切娛樂活動。

    這里有一個細節描寫:“父親很得意地看著兒子這樣用功。同大多數凡夫俗子一樣,在他遲鈍的腦子里有個模糊的幻想,那就是看到從自己所橫生出來的枝干,向著自己所遙不可及的尊貴領域衍生而去?!?/span>

    越是自己平庸的家長,越是巴不得自己孩子盡快出人頭地,光耀門楣。

    和現在的大多數家長一樣,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孩子好,其實跟漢斯的父親一樣,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向鄰里夸耀的虛榮、拿孩子去交換未來的利益而已。

    黑塞本人對這種嚴苛的教育制度做了犀利的批判:“是學校、父親以及兩三個教師殘酷的名譽心,把這個容易受到傷害的少年踐踏到這步田地的?!?/span>

    03、恩諾教育:教育的實質在于引導孩子認知自我。

    讓每一個人都能成為有主見的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個體,而不是一個依附于別人的評價,活在外界認知包圍中的萎縮的自我。

    漢斯是一個靠贏得別人、取悅父親和校長來證明自己的人,他沒有自我,在大人的操縱下以成績為標桿判定自己的價值,這樣的孩子,表面積極上進,其實內心脆弱,至慧易折;

    而赫爾曼則是通過取悅自己,超越自己來實踐自身的價值,所以漢斯永遠也不可能像赫爾曼那樣有一套自信的自我評價體系。

    其實我們中國,五千年文明,傳統文化中做人永遠是第一位的,成才則是第二位的。

    《大學》中說: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為本,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。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?!?/span>

    成人是根本,本正則末治,本不正,上層建筑設計得再好,也終究會帶來滅頂之災。

pexels-photo-1174932.jpg

    而近些年中國的教育,早已擯棄了我們中國古老的傳統,被一種急功近利的價值觀侵蝕,缺乏定力和主見的父母在孩子的童年時代就開始拔苗助長,導致孩子自我意識的樹干還沒有足夠強壯就被迫努力向上生長,最終淪為競爭和外界評價體系的犧牲品。

    “樹被砍掉了主干之后,會在根旁萌發新芽。同樣,在患了病和被摧殘之后,人的心靈往往會回到春天般的萌芽時期和充滿遐想的童年,好像它能在那里發現新的希望,把被扯斷的生命線重新連接起來似的。這些根部萌發的枝條雖然茂盛多汁,生長迅速,但這種生命只是表象,它永遠也不會再長成為一棵真正的樹?!?/span>

    雖然,按照現行的主流價值觀和越來越豐富的教育資源,教出一個優秀的孩子并不難,他們有著千篇一律精致光鮮的履歷,但是教育出一個發自內心幸福的孩子將萬里挑一,成為稀有的珍珠。

    為了優秀而優秀的孩子很難幸福;為了幸福而幸福的孩子也很難優秀。

    只有那些認同自我、通過超越自己實踐自我價值的孩子,才有可能成為真正幸福的人。

推薦新聞
熱點新聞
丁香六月色婷婷狠狠爱_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_丁香六月婷婷天使在线视频